Loading posts...
  • 我們面臨的不只一場大流行疾病:美國藝術機構當前的挑戰、應對和未來

    連日來美國的確診人數,屢創疫情爆發以來的新高,讓許多州重新進入紅色警戒,發佈各項禁令。失控的疫情,也深深地影響藝術機構的營運,如同七月初,洛杉磯郡幾個才剛剛宣布即將重啟的藝術機構,卻因為州政府重新頒佈室內活動禁令,於是又紛紛關上大門的困境。…<按此繼續閱讀>

  • 胡農欣專欄(7)| 築一個「不癒之境」: 世紀疫情下的藝術進駐(中)|cacao 可口雜誌

    在拍攝「壓力測試」的過程中,共用掉了24顆可以吹出直徑40公分的氣球,對映著工作室的深藍色冷調牆面,鮮紅色的氣球更顯得危險且急迫。我躲在角落裡手持著電動幫浦,讓氣球在狹窄的門窗縫隙中充氣膨脹,在受壓迫的環境下變形。當氣球正在爆炸邊緣遊走時,竟奮力地推開沈甸甸的鐵捲門和的窗戶,為下一秒的生存爭取空間。如同當人們受壓後,可能產生超出預期的強韌反抗性…<按此繼續閱讀>

  • 胡農欣專欄(6)|吹一個即將爆炸的氣球:世紀疫情下的藝術進駐(上)|cacao 可口雜誌

    2020的加州秋陽依舊溫暖,疫情趨緩後的新政策,讓半重啟的洛杉磯,新增設了各式各樣的露天餐廳和酒吧。絡繹不絕的人潮,政府甚至開放商家封車道加設座位,整座城市像是開一個大型的戶外Party,街上人聲鼎沸誰也攔不住誰。大家彷彿把過去幾個月以來,被迫暫停下來的時間重新拿出來加倍享用,呈現一種風雨過後微醺的美好…<按此繼續閱讀>

  • 胡農欣專欄(5)|久違了公路。旅行:為了不被看見而存在的風景|cacao 可口雜誌

    2020年至今,身體橫向移動的總距離破紀錄的短, 過去幾個月活動的地點,總是離不開洛杉磯住處開車半小時的範圍內,雖然說有山有海,也有療癒的加州陽光相伴,但是空氣中瀰漫的不安全感,還是讓人縮減在外頭逗留的時間。近日在電視、和電影裡看見曾經造訪的國家和城市,難掩莫名的激動,恍如前世的回憶,模糊卻深刻。疫情的猖狂至今還看不到盡頭,不曉得還要多久,才能重拾那種說走就走的自由,只能默默地,把搭機旅遊排除在近期的計畫裡,把過去精心累積的里程數,已在亞馬遜上換取實用的生活用品…<按此繼續閱讀>

  • 胡農欣專欄(4)|當個具有超能力的外星人,學會製造訴說真話的謊言|cacao 可口雜誌

    在異國生活,除了膚色是他人閱讀你的方式外,所持有的簽證或身份,也是另一種容易被分門別類的標記。從理性客觀的角度,看待簽證申請,只不過是透過某種法律程序,申請一張在異國生活和工作的「入場卷」罷了。倘若放進了太多個人的情感,簽證申請的過程,便容易夾帶出許多,自我身份認同上的懷疑,和對於此國家體制的各種疑問… 跟看演唱會一樣,此入場券也有「貴賓席」、「搖滾區」、和「看台區」之分 貴賓票券可以讓你通行無阻,自由的變換工作、追求新的專業,並在入境(美國)時備受款待。而看台區的票券,往往嚴格的劃分可活動的區域範圍,只給予單向行走的許可,並在入境時,還有被帶到「小房間」裡,施予關心和詢問的可能…<按此繼續閱讀>

  • 胡農欣專欄(3)|我告訴你什麼叫作自由:那就是無所畏懼|cacao 可口雜誌

    自從5月16日,在冷清的洛杉磯市區街頭,巧遇超人在對街過馬路的不真實場景後,原本像是在乘坐慢速旋轉木馬,安靜地重複轉圈圈的日子,突然之間失速翻轉,被拋離現實的軸心。接下來的幾個禮拜,眼前只剩快速變換的風景,一陣天旋地轉之際,也只能緊緊地抓著扶扞,在內心裡尖叫。 遇到超人的當天晚上,在廚房煮裏晚餐時,聽見是外頭有放煙火的聲響,便好奇到陽台邊觀看,結果看見白黃夾雜的濃煙,伴隨著爆炸聲,在對面的公寓後竄出…<按此繼續閱讀>

  • 胡農欣專欄(2)|像是突然降臨的「永晝」,等待著召喚「黑夜」的咒語|cacao 可口雜誌

    根據還在持續攀升的COVID-19確診、和死亡人數,洛杉磯郡的衛生局長,於5月12日表示,儘管會依照疫情發展,有逐步解封的措施,但非常有可能,需要把從3月底開始的「居家令」延長至8月份。看到此消息後,我試著一邊調適心情,迎接長期抗戰的準備,另一邊,心裡默默祈禱,有人可以在腳邊,打上「三個月後…」的字幕,直接省略居家禁令,這段冗長的劇情,場景可以在不知不覺中,直接跳接到8月份,完全解封之後…<按此繼續閱讀>

  • 胡農欣專欄(1)|還在遙望著遠方,尋找下墜的姿態|cacao 可口雜誌

    風和日麗的下午,在洛杉磯市小東京區的二樓公寓裡,窗外陽光燦爛,樹影搖曳,要不是看到鄰居戴著口罩遛狗,一不小心還會忘記,我正處在一個被半封鎖的州,不是自願性的待在家裏,忘記附近往日每天大排長龍的壽司店早已暫停營業、美國失業人數正在創歷史新高,忘記CNN的主播報導每日確診和死亡人數的眉頭深鎖、以及川普誇耀自己的防疫政績的口沫橫飛… <按此繼續閱讀>

  • The Long Nose of PinocchioI 皮諾丘的長鼻子

    船的創作誌2 嗅覺號 In the brain, the section controls believing also dominates the sense of smell在大腦裡,選擇相信真實與虛假的部位,同時也控制著嗅覺。Taste turns out to be as abstract as religion味道,原來和信仰一樣抽象。This time, Pinocchio doesn’t lie. The nose which gets longer is because of the lie hidden in food.這次皮諾丘沒有撒謊,變長的鼻子是因為食物裡的謊言。In stewed tofu which is dipped in soy sauce,在泡過鹵水的豆腐裡,he smells the test paper with failing grade…